帮人控酒的App,再蹭上点AI概念,就融了千万美金?

日期:12-18  点击:60  属于:公司新闻
“酒鬼”踩中了控酒的风口?

上个月,正念饮酒应用 Sunnyside 完成由 Motley Fool Ventures 领投的 1150 万美元 A 轮融资,这笔资金将用于研发基于 AI 的正念饮酒教练。这笔融资额并不低,又有 AI 概念加持,而“饮酒控制”对中国读者来说小众但实际上在美国又是一个很广泛的问题,也就有了今天的一些观察。

“酒鬼”为了戒酒,融了千万美金

根据创始人 Nick Allen 的自述,他来自一个父母都有酗酒史的家庭,但是在他出生前后,父母都依靠自己的意志力完成了戒酒,而且持续至今都没有再酗酒。但戏剧性的是,Nick 在 10 岁左右开始饮酒,而且很快发展到酗酒的程度,算是个十足的“酒鬼”了。他的父母为了帮助Nick戒酒,结合自己经验给了各种意见,但经过二十年反反复复的努力,已经 30 多岁的 Nick 仍然无法完全戒酒。

而 Nick 就像是一个矛盾体,二十多年无法戒酒的他,却是“自我完善”的爱好者,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研究习惯养成方面的书籍,这让他养成了很多优质的生活习惯,比如早起、坚持锻炼等,但酗酒却是一个例外。当他无数次在宿醉后醒来,空气中的酒精让他感到厌恶,但却欲罢不能。

几年前的一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做出改变,通过之前学习到的习惯养成知识成功地控制了酗酒,甚至开始写专栏记录自己的做法。2020 年,他决定建立公司,更好把自己的理念和方法传递出去,影响更多的人。根据领英上的信息,Nick 原本是打车软件 Lyft 的首席增长官,他遇到了和他志向相同的微软前产品营销总监 Ian Anderson,创立了 Cutback Coach,然后在 2021 年底改名为 Sunnyside。

最近,Sunnyside 不仅完成了 A 轮融资,还引进了健身 App Strava 的前 CTO Steve Lloyd,做产品和增长总监。有趣的一点是,这位 Steve Lloyd 曾经是 Sunnyside 的用户,他依靠 Sunnyside 成功将降低了自己的酒精依赖。

Sunnyside 可以说是几个“酒鬼”在戒酒过程中创立的公司。据我们仔细了解,这次融资,Sunnyside 希望基于已有的知识体系对 ChatGPT 进行专项训练让他为用户提供建议,但是这些建议需要经过人类教练的审核,才能发送给用户,又是一个 AI 赋能的故事。

那么创业团队本身、或者控制饮酒赛道,可能更是其融资的根本原因。

由 Z 世代发起“清醒好奇运动”,几乎全民饮酒的美国人在控制饮酒

1939-2023 美国饮酒人口比例,注:历年平均值为 63%|数据来源:GALLUP

根据美国调查公司盖洛普的数据,2023 年有 62% 的美国人表示自己饮酒,人数在 2 亿左右(美国严禁未成年人饮酒)而且有 93% 的美国人认为酒文化是美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的饮酒人群是很庞大的。但是根据另一项调查,事情好像正在发生改变,目前美国尝试“少喝酒”的人数正在快速上升。

NCS 在 2023 年对美国酒类消费趋势的调查报告|图片来源:NCSolutions

2023 年,根据消费者调查机构 NCS 的调查,参与调查的 1000 名受访者中有 34% 在 2023 年中有尝试减少喝酒,有 52% 的受访者正在尝试戒酒或根本不喝酒。而根据 NielsenIQ 在 2021 年做的调查,只有 22%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减少饮酒量。

在 NCS 报告中提到了造成这个现象可能的原因之一,即“清醒好奇运动”(Sober Curious Movement)。数据显示,有 1/4 的美国人知道这个运动,而且 63% 是通过社交媒体得知的,传播范围已非常广泛。

Ruby Warrington 著《清醒好奇》的封面|图片来源:Amazon

清醒好奇最初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名字,是 2018 年由作家 Ruby Warrington 首先提出的。大意是倡导人们重新认识酒精对于生活的意义,质疑何时喝酒、喝多少以及为什么喝酒,而不是简单地“顺从”主流饮酒文化,凭借这种知觉控制来减少对酒精的依赖,以更健康的方式享受喝酒带来的快乐。

Instagram 上关于清醒好奇活动的倡议贴文和成果分享|图片来源:Instagram

而同年,美国市场就出现了“清醒好奇运动”,虽然之前也有正念饮酒等内涵相似的概念,但是“清醒好奇”由于给了人们具体的行为方法,也就是质疑和反抗传统的饮酒文化,经过各种网红的推广和社媒的传播,发展为一场声势浩大的控酒运动。在社交媒体上搜索关键词“Sober Curious”可以看到很多用户在宣传相关的理念,分享自己的控酒心得。

statista对美国社会参与Dry January活动的统计,注:Z世代是出生于1997-2012年的人,千禧一代是出生于1981-1996年的人,X世代是出生于1965-1980年的人,婴儿潮一代是出生于1946-1964年的人|图片来源:statista

全球最大的控酒倡议活动“一月禁酒”(Dry January),也在近几年发展迅速,2022 年在英国报名参与的人数就达到 13W,在美国参与人数的比例也达到巅峰,年轻人参与比例很高。虽然 2023 年该活动的参与比例有所下降,但多数媒体认为,是因为很多之前的参与者已经达到了控酒的目的,且目前有很多无酒精饮品可供选择,所以造成参与人数减少。

2002 年至 2021 年美国 18-25 岁人群酗酒情况|图片来源:statista

“清醒好奇运动”能够流行起来也并不是空穴来风,一个很大的动力就是 Z 世代。有数据表明,Z 世代的酒精消费量比千禧一代少了 20% 以上,年轻人酗酒的比例也在近 10 年内快速下降,而且 2019年开始下降速度进一步加快。

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现在的年轻人更加警惕酒精的风险,而且根据谷歌的一项调查,有 41% 的 Z 世代受访者将酒精与焦虑、暴力、虐待等行为联系在一起,所以他们更倾向于更加清醒地饮酒,享受酒精带来的快乐,而不是酗酒。

在酒文化同样非常盛行的中国,其实也能看到类似的趋势。中国的饮酒人口比例并没有一个权威的数据,结合几项调查的结果,中国的饮酒人口比例大概在 30%-35% 之间,人数在 4 亿-5 亿之间。和美国一样,年轻人同样是推动饮酒文化改变的主力军。

网易文创当代年轻人轻饮酒调查报告|图片来源:网易数读

根据网易数读在 2021 年进行的调查显示,有 80% 的中国年轻人喜爱微醺或者社交饮酒的状态,每周喝酒的次数明显低于中年人,而且随着年龄层的减小每周喝酒次数也会减少。而根据 2022 年由里斯咨询推出的《中国酒类品类创新研究报告》,10 度左右的低度酒是年轻人的最爱,和之前偏爱高度白酒的国内市场形成了较大反差。显然,当代中国年轻人已经厌倦了传统酒桌文化,并把追求快乐作为喝酒的第一目的,这恰好也是“清醒好奇”的宗旨。

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数据都显示年轻人喜欢更“轻度”地饮酒。而且受到年轻人群影响,越来越多的饮酒者开始改变对酒精的态度,尝试减少饮酒量。

我们不知道 Sunnyside 创始人 Nick Allen 创立公司是否受到清醒好奇运动、或者大趋势的影响,但顺势而为的控酒 App,可能成为了饮酒文化本就更重且酗酒问题相对普遍的美国人,借以控制酒量的工具。

记录、阅读、冥想,健康饮酒 App 只是套了个壳吗?

点点数据中搜索“饮酒追踪”的关键词,其实能搜出不少相关产品,但是除了上面提到的 Sunnyside,也就是 Reframe 能够有不错的收入。

近 30 天,Reframe 双端收入(上)Sunnyside iOS 端收入(下)|图片来源:点点数据

Sunnyside 近 30 天全球收入 4.7W 美金(该应用可以在网站上直接付费订阅,此处讨论的仅为应用商店收入),而 Reframe 近 30 天的全球收入达到了 70W+美金,大概 500W 人民币,接近了 Me+ 和 Breeze 等健康类 App 的水平,已经算是不低了。

Sunnyside 和 Reframe 基本情况

其实抛开教练功能,这两款产品的形态乍一看其实与习惯养成 App 差不多,尤其是 Reframe,只不过从作息时间、喝水等生活日常习惯的养成,换到了“酒精“这个具有一定成瘾性的事物上。但在具体细节设计上,两个产品的差别不小。

Reframe:一款除了饮酒记录,什么都照顾到的心理健康 App

Reframe 有五个一级标签,每日任务、工具箱、社区、发现、个人信息。相比 Sunnyside,Reframe 是以“课程”为核心的。

Reframe 每日任务|图片来源:Reframe

Reframe 的落地页是每日任务,从上到下分别是每日任务、直播课程、饮酒量追踪。每日任务是最核心的功能,落地页上的其他功能包含在各个标签页中,Reframe 只是将用户需要的功能突出显示在落地页中。

Reframe 提醒用户完成每日任务的通知|图片来源:Reframe

每日任务主要包括阅读材料和完成练习,App 每天都会发送通知提醒用户完成任务。首先系统会为用户推荐一些阅读内容,比如文章、每日金句、小知识等,阅读时间大概 5-6 分钟,内容是与饮酒、习惯养成等方面相关的知识和方法,成功戒酒人士的自述等等,有的时候还需要用户写感悟和反思。后面的练习部分则有自我肯定练习、制定计划、心情记录等,基本上都是工具箱标签页中的记录功能。

Toolkit 页面(左),Craving Mode(中),记录功能(右)|图片来源:Reframe

Toolkit(工具箱)主要是分散注意力的工具和记录工具。在用户想要喝酒的时候可以打开最上面的 Craving Mode 按钮,系统会给用户提供小游戏、激励性的演讲视频、播客、冥想练习等活动,让用户度过有饮酒冲动的时刻,但内容量比较少,感觉会很快的被消耗完。

记录功能则比较全面,用户可以写日记、写遇到的困难及解决方法、制定生活计划、记录每日的心情、食欲和压力等。虽然每日任务时不时会要求用户进行某一项的记录,但其他的就全凭自觉了。

Reframe 中关于肠道菌群知识的课程(左),挑战任务(中、右)|图片来源:Reframe

Discovery(发现)标签页算是课程中心,分直播会议、课程、挑战、推荐阅读四部分。课程会为用户提供身体、心理健康、自我成长相关知识的阅读材料,读完后需要做练习题。而解锁课程需要完成每日任务赚取金币,算是对用户的一种奖励。推荐阅读也以知识性内容为主,但篇幅较长。

这个标签页下的挑战任务也基本是阅读+输出的模式,比如笔者测试的“户外挑战”中有一项就是晒太阳,首先要读一篇文章,告诉你晒太阳的好处及如何防止晒伤等知识,读完后用户需要写一下晒太阳会对自己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并结合自己情况制定一个晒太阳计划,而用户有没有走出房间晒太阳,它就不管了。

整个 App 看下来,我们没太看懂的一点,就好像是一直在学习、但不管实践。

Reframe 的直播课程|图片来源:Reframe

在 Reframe 中,会与他人交互的的功能有 2 个,直播课程和社区。

Reframe 会开设一些公开的直播课程,由真人教练直接指导用户。每天的课程有 5-10 节,会通过国家、种族、职业、饮酒程度等维度来划分受众,完整课表会显示在发现标签页中。

系统也会在 Daily Task 标签页为用户推荐合适的课程,但每天只有 1-2 节。到了开课的时间,用户可以直接从 App 中进入 Zoom 直播间,笔者参加了一次课程,参加人数在 10 个左右,主要内容就是用户来分享自己的问题,教练进行点评和答复。

Reframe 的社区页面|图片来源:Reframe

社区页面包括社区和群组功能。用户可以在社区中分享控酒经验介绍或者心得体会,读者可以点赞、评论。用户也可以依据自己的偏好加入群组与其他用户即时聊天,有点类似于欧美国家线下的戒酒互助会。

Reframe 的个人信息页面|图片来源:Reframe

而本以为有酗酒问题的人最需要的记录饮酒信息功能,被放在了最不起眼的个人信息标签页里,虽然在每日任务页面同样也给到了展示位置,但重要性显然不高。此外该标签页还会显示用户有多少天没有喝酒,省了多少钱等信息。

体验下来,Reframe的产品设计看上去是通过“主动学习”去控制饮酒的逻辑,想喝酒了,读会书;想喝酒了,做会冥想;虽然也加入了教练直播课、饮酒记录等功能,但主要走心理抚慰路线,而且需要用户主动触发。

Sunnyside:仿人、监督、重实践,靠什么融资千万美金?

而到了 Sunnyside 这边,最边角的变成了最核心的。

虽然也有 5 个一级标签,追踪、进展、社区、挑战、教练。但是看上去界面更简洁,饮酒量追踪是核心功能。

Sunnyside 的落地页 |图片来源: Sunnyside

Sunnyside 的落地标签页就是 Tracking(追踪),会显示用户在注册时设置的饮酒量目标和每日实际饮酒量,Summary 则会告诉用户,本周目前的饮酒量与设定目标的差距,方便用户把控饮酒量。

Sunnyside 的短信提醒功能

而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模仿人。Sunnyside 并不靠 App 进行通知推送,而是靠短信来提醒用户每天“上报”喝酒的杯数。用户可以直接在短信中回复数字或者在 App 中通过按钮调节,两者都能实现记录。第二天,系统还会发信息与用户确认前一天最终的饮酒数,并与每日目标进行对比。在我上报饮酒量连续超过设定的目标时,有一个教练会联系我说一些鼓励的话,但也有可能是群发消息。

甚至,如果用户不想下载 App ,仅靠短信也可以完成整个记录过程。Sunnyside 在 2020 年就开始提供服务了,而 App 在 2022 年 8 月才上线。据笔者所知,在 App 上线前短信是唯一的记录途径。

大家使用 App 都知道,不是特别上瘾或者刚需的 App,很难每天登录,而在海外,短信一是打开率高一些,二是“教练”作为发信人,拉近了与用户的关系。根据数据显示,美国短信的平均打开率有 98%,对于目前主要针对美国市场的 Sunnyside 来说使用短信触达用户确实是比较有效的。

进展一级标签,注:该页面需要用户追踪完整的一周才能解锁|图片来源:Sunnyside

但以下几项功能就必须要下载 App 才能使用了。Sunnyside 第二个标签页是 Progress(进展),这个页面和 Reframe 的个人信息页面相似,会显示用户控酒的进展和成果,像是个成就页面,让用户更有动力去继续控酒流程。

Sunnyside 的社区页面|图片来源:Sunnyside

Sunnyside 的社区也和 Reframe 很相似,但是少了群组功能,用户只能通过发帖,点赞和评论进行互动。在每个帖文上都会显示该用户控酒的进展(可以选择隐藏),算是一种“群众监督”。

Sunnyside 挑战选择页面(左),小社区页面(右)| 图片来源:Sunnyside

与 Reframe 相比,挑战页面是真的挑战,提供给用户三个挑战,30 天禁酒、30 天饮酒量减半、一周内两天禁酒,系统会自动帮用户调整目标饮酒量。而确认挑战之后,用户不会单独进行,会被拉入一个“小社区”,又是一种“群众监督”。而且,一旦开始挑战,用户就不能中途停止,但是却可以在“追踪”一级标签把目标饮酒量改回去,有点挑战必须完成、但门槛可放松的意味。

Sunnyside 教练页面(左)、资源页面(中)、推荐的阅读材料和练习(右)|图片来源:Sunnyside

最后一个一级标签“教练”,有两个子标签教练和资源。

教练标签中,用户可以直接点击想要问的问题,然后跳转到短信页面与教练进行交流。教练每天在线 16 小时,但是普通用户拿到回复会比较慢。这样的模式下,公司估计要付出不少的人力成本,这可能也是 Sunnyside 希望开发 AI 教练的原因。

资源页面更像一个大杂烩,视频指导、练习方法推荐、阅读材料等都被分到 6 个大主题当中,分类相当粗疏,也缺乏对用户的指引,可读性和可用性并不是很强。

总体来看,Sunnyside 相较于 Reframe 需要用户主动触发的心理抚慰路线,更偏向工具属性,而且短信、挑战、社区的设计,都有一种被教练监督、被群众监督的感觉,更强调目标完成(虽然有时候也会放水)。关于心理内容的部分则像是被“打包”放在了最后一个资源页面。

对于分别更重视心理和更重视执行的 Reframe 和 Sunnyside,用户们也各有倾向。

Reframe 用户评论|图片来源:点点数据

酗酒,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而心理是常见因素之一,重视心理问题并提供比较丰富的内容,可能是 Reframe 获得更高收入的原因。但对于实践的忽视让 App 的天平有些倾斜,如某用户评论所言,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大量阅读。

Sunnyside 的用户评论 | 图片来源:点点数据

而践行少饮酒并记录下来是 Sunnyside 用户的主要任务,且用户如果主动参与其他挑战,则被置身于一种“群众监督”环境中。Sunnyside 的用户评论也有两极分化,一些用户认为记录功能起一种心理支撑的作用,而且 App 不会评判用户的行为,只是鼓励用户在未来做得更好,就算没有达成目标也不会感觉内疚和羞耻,使用体验很好。

但是也有用户认为 Sunnyside 缺乏干货,感觉钱花的不值,这种评价其实比较普遍,这侧面反映很多用户其实存在心理问题,内容丰富度可能是未来 Sunnyside 需要重视的部分,而 AI 能否把内容丰富度提上来,还是比较让人期待的。

其实对于很多产品来说,倾听用户反馈是非常重要的,以真正能提供好服务来实现控酒的目标,但通常 App 的设计核心只能有一个,心理 or 实践,在收集反馈的时候,依然要取舍。

写在最后

Sunnyside,抛出了一个 AI 概念,融资千万?起码现在看来,Sunnyside 团队本身并没有在 AI 上有过多积累,而是控酒的大趋势下,在解决酗酒问题上,创始团队从用户的角色出发,设计出了一套“更偏向于实践”的控酒工具,虽然心理内容还相对匮乏,但其设计的仿人短信通知、以及这次融资之后可能上线的 AI Coach,都在(AI 是未来有可能)一定层面上给到用户“心理按摩”。

当然,很多人的酗酒问题有心理因素的作用,Sunnyside 在这方面,相对匮乏。但笔者作为一个在生活和工作中都比较喜欢使用工具来达成目标的人来说,工具的实用性和目标的可实现性,是用户粘性的主要原动力。用脚投票,我更喜欢,现在还没有什么收入的 Sunnyside。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电话:0898 6532 0225

地址:海口市美兰区国兴大道11号国瑞大厦东塔C座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