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资本接盘中国新造车运动

日期:06-29  点击:59  属于:行业资讯
曾经的“石油大佬”纷纷投资中国造车新势力,这是传统能源向新能源转型的大趋势造就的,造车新势力也急需以此拓宽“出海”渠道。

曾经的“石油大佬”纷纷投资中国造车新势力,这是传统能源向新能源转型的大趋势造就的,造车新势力也急需以此拓宽“出海”渠道。就此看来,这会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文丨智驾网 长金编辑 | 浪浪山上的小猪妖 

时间回到6月6日,红杉全球宣布了一项意料之中的决定,2024年3月31日之前实现三大区域(美欧、中国、印度/东南亚)的各自完全独立。 

中美资本联合打造互联网独角兽创富的时代似乎即将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但太阳还在升起,生活还在继续,创富的神话并没有终结。 

继6月20日传出沙特投资部与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56亿美元的投资协议之后,昨天身在德国的李斌发消息确认阿联酋政府资本投资蔚来11亿美元。 

而另一容易被忽视的消息是,渐渐淡出公众视野的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在6月19日宣布,与约旦最大的私营公司Manaseer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在约旦建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将对前途K50、K20和K25三款车型进行本地化改进。 

沙特、阿联酋、约旦三家中东最富有的国家在同一时间投资了三家中国造车新势力。 

中阿日渐火热的双边关系,给处于深度内卷的中国造车新势力续了一把火,浇了一桶油。 

在2023年的盛夏中东资本接盘新造车运动,不仅大大提升了造车新势力的生存能力,而且对其正在酝酿的“出海”,可谓好风凭借力,送尔步青云。 

01.来自石油产业的救命钱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无论是高合还是蔚来,获得的来自中东的投资,都是其历史上单笔最大的投资。而在这一时间点的投资,对这两家公司而言,都可称“救命钱”。

以高合为例,56亿美元将近4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超过其过去融资的总合。 

而蔚来获得的单笔11亿美元的投资,也超过了2019年合肥市政府7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这两笔投资对于高合和蔚来都是久旱逢干霖。 

对于高合而言,其市场定位本身十分独特,将国产电动汽车卖出了最高价。但三年疫情之后,中国市场风向骤变,一方面,价格战逼迫几乎所有电动汽车品牌亏本卖车,同时市场上有能力购买高端电动汽车的消费群体,开始控制自己的购车意愿。 

根据公开数据,2021年高合的销量为4237辆,2022年的销量为4349辆,连续两年不足5000辆。 

今年一季度,高合的销量为1060辆,依旧没有起色。 

目前,高合共有三款车型,前两款HiPhi X、HiPhi Z没能创造足够的业绩,第三款车型HiPhi Y已经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亮相,预售价也从之前两款车的超过50万元下探到了36.9万元。 

这款计划在7月开始交付的HiPhi Y,无疑是高合扭转市场颓势的关键车型。 

如果在高度内卷的中国市场打不开局面,包括中东在内的海外市场,是高合必须开拓的市场。 

在已经曝出的沙特投资部与华人运通这份56亿美元的协议中,双方约定将成立从事汽车研发、制造与销售的合资企业。 

而在两个月前的2023上海车展期间,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曾表示:“过去,我们努力把全世界的品牌引入中国,今天,我们要把中国的品牌带向全世界。2023年,我们将开启全球品牌战略以及海外市场的拓展,欧洲和中东市场将是第一波。” 

可见高合与沙特已早有接触并已将中东视为出海的重要一站。 

不过这一消息最早由沙特媒体曝出,但至今将近十天过去,高合汽车并没有官方确认这一消息,在智驾网咨询相关人士之后,其表示,等一等,待官方确认吧。 

所以高合汽车与沙特的投资协议在某此细节上可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02.蔚来又迎来一个合肥市政府一样的帮手 

相比蔚来与阿联酋的联姻则高调公开的多。 

李斌在第一时间在蔚来Ap p公布了这一消息,并强调“这次的合作从讨论到签署协议仅仅三周时间。” 

这固然因为蔚来是上市公司,有主动披露的义务,也有这笔钱将极大地提振蔚来因销量不振低迷的士气。 

蔚来与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Holdings的合作其实是一份股份认购协议。 

根据协议,CYVN Holdings将通过定向增发新股和老股转让的方式向蔚来进行总计约11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而在交易完成后,CYVN Holdings将持有蔚来总发行股份的约7%,并有权提名一名董事。 

C YVN Holdings是阿布扎比政府持有的一家投资机构,核心业务聚焦在智能移动出行领域,并且一直积极推动行业参与者的合作。 

根据双方发布的消息,双方还将共同寻求蔚来发展国际业务的机会。 

对于此次合作,李斌强调:“此次投资交易将进一步强化蔚来的资产负债表,为我们在加速业务增长、推动技术创新、建立长期竞争力方面的持续努力提供动力。我们期待与CYVN合作拓展蔚来国际业务。” 

虽然李斌在不久前的全系降价说明会上强调蔚来账上还有近400多亿元现金,但市场形势和蔚来的表现确实让蔚来上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蔚来汽车在2023年的亏损依然在扩大,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106.8亿元,净亏损为48.036亿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8.25亿元。 

其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蔚来负债总额达658.65亿元,同比上涨4%;资产负债率为73.73%,较上一季度上升约2.5%。 

与此同时,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资金、短期投资及长期定期存款总额连续三个季度下滑,总额为378亿元,比上一季度末下降16.9%。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47.63亿元,较上一季度末减少25%。 

而更让人焦虑的是,蔚来一季度整体毛利率降至1.5%,汽车业务毛利率降至5.1%,对比去年同期的14.6%和18.1%大幅下滑。

这意味着其未来一段时间,销售市场不会明显改观蔚来的现金流。

而有媒体报道,近一段时间为寻求资金上的支持,蔚来近来与内资外资机构均有频繁接触,有投资人透露“甚至讨论过收购的可能。” 

从“蔚小理”的翘楚一度滑落到五名开外,蔚来的重服务模式饱受诟病。 

可想而言,中东的这笔投资何等重要。 

此次,这笔投资固然解了燃眉之急,但同时CYVN Holdings的身份对蔚来国际化的加持意义更为深远。 

CYVN Holdings隶属于阿布扎比政府,阿布扎比拥有的多家主权基金规模在全球属于第一阵营,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上万亿美元。其投资领域覆盖全球多个地区,涉及股票、公共市场投资、房地产等。 

近年来在投资方向上开始向技术及创新业务转移,聚焦到“创新”、“技术”及“生态系统”三个方向。

在2020年,阿布扎比投资办公室在推出了创新计划之后,对引入新项目的奖励金额达到惊人的5.45亿美元。

阿布扎比主权基金近年来确立了其侧重于投资具备核心技术的风格,这对于蔚来产品在海外无疑是一种信用背书。

CYVN Holdings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Jassem Al Zaabi谈到对蔚来的投资时表示:“我们对蔚来的战略投资来自于我们对蔚来在智能电动汽车市场领先的品牌地位、兼具创新性的高端产品以及技术能力的高度认可。我们很高兴与蔚来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全力为蔚来国际业务成长提供战略支持。我们将与蔚来携手推动全球能源转型和全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这一消息随后也引了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等华尔街投行的积极反馈。

摩根士丹利评价称,阿布扎比政府控股的投资机构CYVN专注于智能移动出行领域,此次对蔚来的投资是该基金成立以来在该领域的第一笔投资,在帮助双方建立金融合作伙伴关系的基础上,这项投资还具有一定的战略协同作用。

03.不死鸟:前途汽车

不过,与高合、蔚来受到的关注相比,长城华冠与约旦最大的私营公司Manaseer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在约旦共建合资公司的消息受到的关注稍显不足。

这项合作的重心将对前途K50、K20和K25进行本地化改进。

前途汽车是长城华冠的子公司,是最早的一批造车新势力,但远离市场已有多年。其顽强生存至今已是奇迹。

双方的合作分工,长城华冠将提供整车设计、技术研发、工艺创新及生产制造等,Manaseer集团负责销售渠道、市场营销、车辆运输等,双方将共同开拓中东和北非市场。 

前途汽车官方表示,在与Manaseer集团合作后,长城华冠将初步形成东南亚、美洲、中东及北非的全球化格局。同时,形成销售合作、知识产权授权、合资建厂等多种合作形式。未来,长城华冠会继续扩大海外布局。 

在中国市场“消失”了很久的前途汽车,终于看到了在海外市场“重生”的希望。 

04.中东资本已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企业的推手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三个造车新势力都与来自中东的投资方达成接洽,这自然就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是中东? 

在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中阿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的一段时期,这固然是因。 

6月11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举行的中阿合作论坛第十届企业家大会暨第八届投资研讨会,成为了加速中东势力入股中国新造车运动的一个契机。 

据沙特投资部公布的消息,会议首日就有约30项投资协议签署,涉及技术、可再生能源、农业、房地产、金属、旅游和医疗保健等领域,总价值达100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为中企和阿拉伯国家的合作项目。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对于中东投资方来说,资金从来都不是问题,转型新能源最渴望的还是技术与经验,这些,正是先行一步的中国造车新势力所拥有的。 

在国内的中石油、中石化也在尝试产业转型之际,在全球汽车产业明确全面电动化的大背景下, 一直以来都是以传统石油资源输出作为支柱的中东地区对于新能源革命的冲击感受最为真切。 

因此,对于新能源转型,中东主要产油国也早已行动起来。 

▲阿拉伯人多次听取马斯克对未来的建议 

目前,阿联酋、约旦等国家正在以各种补贴优惠政策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新能源车企在当地建厂、投资生产基地。 

以与华人运通接洽的沙特为例,它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但沙特已意识到汽车产业电动化的风险,近年来沙特一直在推进对非石油行业的投资,以摆脱对石油的单一依赖。 

在沙特公布的“2030愿景”计划中,发展电动汽车产业是其中一个重要部分。在沙特设定的电动汽车的发展目标中明确提到——预计到2030年,首都利雅得的电动汽车数量占比至少将达到30%。 

有媒体报道称,沙特方面曾表示,投资华人运通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促进国内电动汽车制造业的发展。 

在此之前,沙特也已多次投资国内外的电动汽车制造商。 

早在2018年,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向美国豪华电动汽车制造商Lucid投资了10亿美元;去年2月,Lucid宣布将在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建造首家国际汽车组装厂。 

今年6月初,Lucid集团表示计划通过股票发行筹集约30亿美元,其中近三分之二将来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 

此外,沙特也在积极打造本土电动汽车品牌。 

2022年11月,沙特宣布将与富士康、宝马合作推出沙特第一个电动汽车品牌Ceer,首款车型预计2025年投产。 

而此次与蔚来达成合作的阿布扎比投资方,仅用三周时间完成了从讨论到签署协议的所有流程,可见其投资新能源的决心与效率相当之高。 

随着世界最富有几家中东国家主权基金接盘中国新造车运动,另一方向其投资的美国新造车势力像Lucid,以及Fisker、法拉第未来都明确了进入中国市场的规划。 

可以预计中国市场无疑将成为世界上竞争最为激烈的智能电动汽车市场。 

但因为中东资本的介入,也让在国内市场疲惫不堪的造车新势力有了出海的支点。 

2020年11月,蔚来启动了“马可波罗”计划,旨在将产品销往欧洲。2021年5月,蔚来发布了“挪威战略”,宣告正式进入挪威市场。2022年10月,蔚来在柏林举办了NIO Berlin 2022,正式进入欧洲市场,三款最新车型ET7、EL7和ET5通过订阅模式在德国、荷兰、丹麦、瑞典四国开放预订,但只提供租赁服务,并不直接销售。 

蔚来曾公布过一个目标,即在2030年跻身全球五大汽车制造商,这显然需要更多的海外市场来做支撑。 

此外高合、小鹏汽车对于出海也寄予更多的希望。 在失去了国内政策扶持和补贴之后,同时经历国内和海外两个市场的选择有助于尽快淘汰那此没有竞争力的品牌。 

此次中东资本的介入相信也会反向扭转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格局。 

新造车运动,已从国内引发世界的涟漪。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电话:0898 6532 0225

地址:海口市美兰区国兴大道11号国瑞大厦东塔C座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