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扎堆上市,但年轻人已经不「渴」了

日期:01-09  点击:48  属于:公司新闻
奶茶们在抢什么?

2024刚开年,奶茶,成了在资本市场上最活跃的行业。

1月2日下午,茶饮品牌“古茗”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书,同日晚间,蜜雪冰城也向港交所递表,申请上市。

发轫于河南和浙江数年,蜜雪冰城和古茗在国内茶饮界,已经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牌子。

当下,蜜雪冰城在全球有超过3.6万家门店。招股书中,蜜雪冰城自称是“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现制饮品企业”,以星巴克为参照。古茗则称自己在“大众现制茶饮店”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

而以一个黑眼圈熊猫出圈的奶茶品牌——茶百道动作更快。在去年8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后,茶百道近日获得了中国证监会备案。这也意味着,茶百道已取得香港上市聆讯的前置要求,可以在港交所进行上市聆讯。

想要上市的,远不止这三家。总部位于安徽蚌埠的“甜啦啦”1月5日传出消息,将在2024年制定港股上市计划,2025年实现港股上市。

除此之外,霸王茶姬、沪上阿姨等,亦流出上市传闻。

上市,对奶茶品牌来说,已经想了很久。

自2021年奈雪的茶成功登陆港股以来,多家茶饮品牌都试图寻求上市机会,还掀起了“新品大战”、“店铺大战”等多轮激烈竞争,家家都在狂飙,人人都在内卷。

愈发同质化的奶茶,也让不少消费者审美疲劳,“累觉不爱。

对众多奶茶品牌来说,尽早在资本市场上融到资金,可能是打败对手的一大法宝。

疯狂扩张,全靠加盟商“带资进组”

想上市,规模必不可少。

蜜雪冰城1997年创立,2020年门店数万。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全球门店数超过36000家。

从1万到3万家,“雪王”只用了3年时间。

2023年前九个月,门店网络共实现出杯量约58亿杯,这是蜜雪冰城在招股书中所披露的。

按照香飘飘提供的奶茶界“汇率”(3亿杯=绕地球一圈),蜜雪冰城卖出的奶茶,杯子连起来可以绕地球19圈,也是很震撼了。

这也带来了可观的进账。仅2023年前九个月,蜜雪冰城实现收入和净利分别为154亿元和25亿元,同比增长均在50%左右。

《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摄

创立于2010年的古茗则更专注于区域。目前仅在大本营浙江,以及邻近的福建、江苏、江西等地有店。北京、上海暂时还没法买到。

截至2023年底,古茗门店在9000家左右,门店卖出现制饮品12亿杯,仅次于蜜雪冰城。

有着“茶饮界老三”之名的茶百道,目前全国门店数在7000家左右。

而无论是蜜雪冰城、古茗还是茶百道,做大做强,靠的都是一众加盟商。

《凤凰WEEKLY财经》梳理发现,蜜雪冰城、古茗、茶百道三家企业均主要通过加盟模式,快速扩张。大部分收入则来自于向加盟门店销售商品、设备及提供服务。

举例来说,2023年前九个月,蜜雪冰城向加盟商销售商品的收入为145亿元,占总营收的94%。古茗这一业务的收入为42亿元,占到了当期营收的四分之三。

相比古茗、茶百道,蜜雪冰城的商业模式有本质不同。

简单来说,古茗、茶百道给加盟商的原材料大多是从供应商手里进货,加上一定的溢价卖给加盟商,赚的是中间差价。

蜜雪冰城则是一家实打实做供应链的公司,包办了产业链上下游。

在招股书中,蜜雪冰城描绘了这样一幅图景:覆盖全球六大洲、35个国家的采购网络。产自新西兰的奶粉、加纳的可可粉;来自中国安岳的柠檬、越南的百香果;产自埃塞俄比亚、哥伦比亚、巴西等国的咖啡豆调和出独特的配方。

自建工厂、供应链,自产核心原材料,使得蜜雪冰城能将价格压到极致。

2块钱一个的冰淇淋、4块钱的柠檬水、6块钱的霸道奶茶,常卖常新。

对于月薪几千的打工人来说,消费一次蜜雪冰城,只要收入的“千分之一”。

相比之下,古茗和茶百道主要占据10元-20元的茶饮市场,这也是人均消费最多的领域。

在多年跑马圈地之下,新茶饮大致形成了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人均20元,以喜茶、奈雪的茶为主;第二梯队人均15元,以茶百道、古茗为代表;第三梯队人均下探至七八块,以蜜雪冰城一家独大。

留给奶茶的时间,不多了

为什么2024一开年,蜜雪冰城和古茗就抢着上市?

“元旦节刚过就提交申请,这个时间点是值得玩味的。”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首先,二者披露的都是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某种程度上,这与四季度全国大部分地方天寒地冻,对茶饮的需求也大大减少有关。

除了“保住”财务数据,此时扎堆港股IPO,还在于港股上市周期短、上市标准相对宽松。

特别是蜜雪冰城去年折戟A股,从“A转H”,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也是必然之举。

再者,快速上市,也应了一众投资人的心愿。

以奈雪的茶为例,上市前共历经6轮融资,估值约为130亿人民币。

与狂飙的资本相反的是,奈雪的茶直到上市都没有实现净利盈利。对于已经砸下真金白银的投资人来说,上市几乎就成了唯一的退出之路。

要想上市,一看技术壁垒,二看规模优势。

茶饮本身的技术壁垒并不突出,此前的现象是,一个新产品热卖,几天之内就会被同行抄袭,模仿出山寨版。

无法靠技术壁垒立足,那就只能拿着融资不断开店,以抢夺市占率。

这也让人不禁想到了瑞幸。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瑞幸全国门店数已经超过1.3万家,这距离其6月开出第1万家门店仅过去几个月。有瑞幸高管介绍,去年9月瑞幸新开门店数超过了1100家,也就是说,平均每37分钟开出一家新店。

与奈雪的茶、瑞幸类似,2020年底,在确立上市战略和拿到20亿元的首轮融资后,蜜雪冰城紧紧抓住红利期,疯狂开店。正如前文所述,2020-2023三年时间,新开了26000家店。

这也导致了一些网友熟悉的场景,“出租车坐了两公里,一路上遇见了十多家蜜雪冰城。几步路就有一家,一家的对面还有另一家。”

除了从行业本身考量,新茶饮扎堆上市,还在于“世道变了”。

消费热潮不断冷却,奶茶已经不复当年的荣光,投资人对奶茶也不再偏爱。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和2022年,行业融资还以亿元居多。而在2023年1-8月的融资中,接近80%是千万元级别的融资,仅有1笔上亿,还是茶百道用来冲上市的战略融资。

要么扩张,要么消失。谁能抢占先机上市,就等于在后续的竞争中掌握了主动权。

新茶饮第二股,不仅仅是一个名头,也是实打实的时间窗口。

一杯奶茶的热度,靠全世界来“保温”

但上市并非终点,更不意味着能躺赢。

犹记2021年,奈雪的茶信心满满登陆港交所,结果上市即破发。此后,其股价犹如一条下坠的曲线,按照最新3.25港元的股价计算,较发行价(19.8港元)已经跌去了80%。

对蜜雪冰城和古茗来说,必须寻求更多增量,拿出更多“武器”。

去海外找“钱”途,已经成为常规操作。

在东南亚市场布局4年后,蜜雪冰城开始冲击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市场。截至2023年9月30日,蜜雪冰城已经在海外11个国家开设约4000家门店。

蜜雪冰城创始人张红超在内部提出了一个充满野心的目标,“两美元,让全球人民吃好喝好。”

几乎和蜜雪冰城同时期出海的还有霸王茶姬。目前,霸王茶姬在海外门店接近100家,分布于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

而在东南亚、英国、澳大利亚之后,去年12月,喜茶走进了纽约百老汇大道。

但出海之路也不好走,除了要面对一众海外劲敌,还要建立起一套全球的供应链底盘,努力维持国内的运营成本。

去年9月,蜜雪冰城的越南加盟商还发生过集体拉横幅抗议总部事件。起因是蜜雪冰城宣布在越南产品降价25%,但供应给加盟商的原料只降低8%-10%,引得要一同承担降价成本的加盟商们“叫苦连天”。

于是,打造概念,也成了不得不走的路。

原因看看隔壁的星巴克便可知。靠着“第三空间”的理念,星巴克走遍全世界,知名度持续攀升,收益也源源不断入袋。

而此前,蜜雪冰城起用的“雪王”代言人,也力求做到这一点。无论是那首“我爱你,你爱我,蜜雪冰城甜蜜蜜”神曲,以及那部刷屏网络的动画片《雪王驾到》,还是各种联名、周边,都带来了一拨热度。

2023年,从咖啡到奶茶,也在不停地用IP联名,试图维持热度。

仅以奈雪的茶为例,就先后将海绵宝宝、葫芦兄弟、蜡笔小新、武林外传等多个影视、游戏、动漫IP纳入到旗下产品之中,依靠IP的热度吸纳粉丝消费。

但要持续出圈,而不沦为昙花一现,茶饮品牌们依然要做很多功课。

不然,为什么蜜雪冰城的炸串、鸡排没有卖起来,还被一众网友批为“不务正业”呢?

热闹背后有多少心酸,恐怕只有奶茶品牌们自己知道。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电话:0898 6532 0225

地址:海口市美兰区国兴大道11号国瑞大厦东塔C座1311